“她经济”风声再起,女性向手游如何“出圈”?
2020-07-30 09:48:25
  • 0
  • 0
  • 0

今年夏天,从《乘风破浪的姐姐》开始,到近日爆火的《三十而已》,内地影视娱乐终于开始重视熟龄女性美的展现,女性向市场拓展了新的表现形式,也从侧面说明“她力量”已经开始在内容消费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在“她经济”兴起的宏观大背景下,除影视、购物等领域的女性消费增速迅猛之外,伴随着消费范围的逐步多元化,“女性向游戏”近几年迎来了爆发。

《恋与制作人》、《阴阳师》、《奇迹暖暖》、《江南百景图》等都可以称作目前市场上较火的女性向手游。那么就现在而言,国内女性向手游市场的潜力还有多少可言?未来女性向手游是否有可能再次点燃市场热情?

女性向手游市场潜力逐渐释放,泛娱乐生态价值浮现

1. 国内手游市场增长逐步放缓,但女性向手游市场仍保持高增长

首先,数据表明国内手游市场的发展开始逐渐放缓。近日,游戏工委发布了《2020年度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报告显示用户规模上,自2019年起,中国游戏用户规模进入缓慢发展阶段,新用户增长趋于平稳,进入存量竞争阶段。2020年第一季度较2019年第四季度用户规模仅增加200万人,增至6。54亿人,环比增长0。31%。

并且现阶段男性的游戏市场已经开始进入了存量市场。纵观过去乃至现在的主流品类,诸如策略、RPG等等,广义上都是“男性向”的,以“为赢付费”作为设计出发点的品类。然而游戏行业历经数十年的发展,在男性用户的争夺上早已没有所谓的“红利期”,事到如今只不过是存量用户的争夺博弈。

但是仍有数据表明,女性向手游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与国际数据公司IDC共同发布《2020年度第一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报告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女性游戏用户规模环比增长17。05%,由去年同期的2。90亿人增长为3。57亿人,依然有较大增长空间。

(图源:游戏干线)

同时,女性用户的市场潜力也逐渐被释放,2020年第一季度对中国游戏收入的贡献快速增长至192。4亿元,环比增长49。49%,增速创新高。由此可见女性向手游的发展空间还是比较不错的。

2. “为爱付费”催熟女性游戏市场,增量群体带来流量红利

从手游的两性心理来看,女性用户玩游戏更偏向于游戏过程而非结果,即游戏仪式感大于游戏结果,而男性则更重于结果。通俗来讲,男性手游用户看重成就感,而女性手游用户看重沉浸感。

相对于男性手游用户,女性手游用户有以下几项优势;

第一,女性氪金能力更强。数据显示女性消费者在游戏上花费的金钱高出男性消费者31%,女性在手游上的氪金潜力不容小觑。第二,手游中女性用户留存率更高。以B站在2015年代理发行的乙女向手游《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为例,该作的次日留存率高达85.66%,三日留存率71.99%,七日留存率则达到了60%,高留存正是增量用户群的显着特征。第三,由于受女性感性思维的影响,女性更爱“冲动消费”,这使得游戏开发商可以最大程度上收割他们的情感与金钱。

近年来,网易、腾讯以及作为女性向手游第一股的玩友时代都在布局“她游戏”中享受到了市场红利,这也进一步反应了这个市场的潜力。

玩友时代则凭借3D开放式古风养成手游《浮生为卿歌》实现收入的快速增长。数据显示该手游于3月收入环比上涨66%,在此背景下,玩友时代的收入亦环比增长42%,同比增长56%,创历史新高。

此前腾讯推出的《云裳羽衣》、《食物语》、《执剑之刻》等三款女性向游戏与网易推出了乙女向《遇见逆水寒》和偏女性向MMO《花与剑》等作品,均给女性向游戏市场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3. 传统模式外,虚拟偶像或成女性向手游营收新增长点

目前在虚拟偶像这一概念上,二次元无疑是真正的到价值释放的圈层。

以2019年,B站举办的线下活动Bilibili Macro Link为例,演唱会上知名二次元虚拟偶像初音未来、洛天依,以及虚拟主播绊爱(Kizuna AI)、泠鸢yousa等人气角色在全息投影技术的加持下同台献艺,有超过600万观众收看,高热度的虚拟偶像无疑正在成为一个新的价值洼地。

然而现阶段市场上的虚拟偶像多针对男性市场。针对女性市场的男性虚拟偶像市场,还没有比较成熟的产品,比如明日之子推出的荷兹,纷纷折戟国内市场。这主要是由于男性虚拟偶像市场商业变现模式比较单一,没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如果将女性向手游与虚拟偶像相结合,是否有可能诞生一个新的细分领域呢?

一方面,女性在偶像推动的粉丝经济中占有主导地位。数据显示,在使用追星平台的男女比例为3:7。而据致趣百川发布的《2019粉丝经济报告》显示,2018年偶像推动的粉丝消费规模超过400亿元,与2017年同比增加114%,其中近一半为购买商品的花费,购买商品从69.9亿元攀升到了232.9亿元。体现了女性在追星上惊人的消费力。

另一方面,女性向手游与追星女孩的年龄圈层高度契合。据36氪研究院发布的《粉丝经济下的用户观察报告》显示,使用追星平台的用户中81%是“90后”和“00后”。如果将女性向手游与虚拟偶像相结合,可能会为“她手游”市场带来一个新的增长点。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女性向手游在国内市场还是有很大的潜力和多元化的发展方向。那么,2018年由恋与制作人引爆的国内女性向手游的盛况是否有可能再次出现?

大厂纷纷布局,女性向手游能否复刻曾经盛况?

2018年初,叠纸网络打造的《恋与制作人》横空出世,上线短短一个月内先后取得App Store畅销榜Top10,下载量超过700万,DAU破200万的绝佳成绩,全年流水约12.5亿人民币,可以说用切实的数据验证了乙女向手游的广阔市场,同时也折射出了女性游戏玩家强大的付费能力。

随即,网易打造的古风乙女向手游《遇见逆水寒》、bilibili发行的《无法触碰的掌心》、完美世界推出的《梦间集天鹅座》,都相继取得了不错的玩家口碑,但遗憾的是再没有能在营收层面与《恋与制作人》并肩的产品。

女性向手游后继无力,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恋与制作人具有远超从前的沉浸式体验感和剧情逻辑。另一方面,用户在经历了恋与制作人的洗礼之后对于游戏视听品质、虚拟人物情感羁绊两个维度的要求都变得更高,而后来的产品都很难达到要求。那么国内女性向手游市场还有可能再次出现2018年的盛况吗?

第一,目前国内女性向手游市场相比2018年,拥有更加成熟的研发技术。这就意味着,现在的女性向手游在画面的精美度和内容的诠释上更加有优势,这比较符合女性用户对于游戏沉浸感的要求。

第二,用户规模更大,氪金实力更强。随着经济的发展,现在的用户对氪金的接受度已经氪金水平都已经远高于2018年。并且女性向手游的用户圈层也在不断扩大,男性对于女性向手游的接受度也在提高,根据《2018年中国女性游戏玩家行为分析报告 》数据表示,男性在女性向手游中的占比已经逼近20%。

第三,疫情催熟宅经济,海外市场的女性向手游需求量激增。商店情报平台Sensor Tower发布了2020年3月中国手游发行商全球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收入排行榜。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手游发行商收入占当期全球手游总收入27.6%。本期榜单上发行商玩友时代,还有博乐科技,乐元素和心动网络等都凭借旗下女性向手游领跑大盘。

综上所述,较2018年,目前的国内女性向手游市场在各方面都已经拥有更成熟的条件,没有出现爆款的原因可能是女性向手游的研发公司大多复制恋与制作人的老路,题材老套难以推陈出新。

不过今年,有着手游大厂腾讯撑腰的女性向手游《光与夜之恋》和网易的《失忆偶像出道中》、《时空中的绘旅人》即将上线。

《光与夜之恋》目前在taptap上的评分高达9。3分,预约人数近13万、《时空中的绘旅人》预约人数也高达15万。可以说是备受瞩目,在游戏市场中,“二八”效应和“雪球”效应很明显,在腾讯和网易深耕女性化手游市场的努力下,《光与夜之恋》等女性向手游上线能否成为爆款,带领女性向手游再次登顶,值得期待。

结语

总而言之,现在国内女性向手游市场潜力大,多重利好因素下前景一片向好。但是针对女性用户的优质产品数量较少,精品化路线下的女性向产品质量标准有待提高都是导致女性向市场收益不足的原因。当然这也从侧面证明,如果女性向手游在发展中确定一条成熟的轨迹,那么这个市场将具备更大的可挖掘空间。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来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上海时时乐 韩国1.5分彩 韩国1.5分彩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秒速快3 三分PK拾平台 欢乐生肖 快乐赛车